【导读】北京时间2015年3月2日消息,国际奥委会(IOC)日前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理事会,宣布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追加竞技项目和比赛将在明年8月决定的消息。IOC主席巴赫盛赞了东京奥运组委会的筹备工作。

  国际奥委会(IOC)第131次全体会议从昨天开始一连4天在秘鲁首都利马召开。本次全会正式宣布2024年和2028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分别花落法国巴黎与美国洛杉矶。早在7月31日,洛杉矶已经主动提出举办2028年奥运会,这也意味着曾经在1924年举办第8届夏季奥运会的巴黎将在2024年迎来“百年奥运”。
    北京冬奥会筹备受表扬     本次全会于当地时间12日在秘鲁国家大剧院举行开幕仪式,在4天的会议里,除了宣布两届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外,还包括选举或补选国际奥委会和执委会成员,听取2018年平昌冬奥会、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0年洛桑冬青奥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等赛事举办城市陈述筹备工作。
    在奥委会全会前的执委会会议上,上述城市都由各自的协调人做了筹备情况陈述报告。会后,IOC主席巴赫特别赞扬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筹备状况。巴赫说:“北京将曾经的一个钢铁厂改建成为冬奥会训练场馆,非常不可思议。他们在那里将旧厂房改造成办公室、休闲区、训练场,也成为北京冬奥会组委会的办公地点。我希望如果大家有时间,一定要去北京看看。”
他同时认为,其他几个举办城市的报告也都是非常积极的。这些城市将在13日的全会上再次陈述各自的筹办情况。
    巴赫在开幕式的发言中强调,奥运精神是拯救千疮百孔的社会的方式,他承认IOC当前面临困难,但同时捍卫体育的完整性。“如果出现不法事件,我们将采取必要措施,我们首要关注的是保证体育的完整性。”
    巴西奥委会主席努兹曼因为涉嫌参与里约热内卢申奥期间可能存在的贿选事件,被巴西执法机关限制出境,不得不缺席本次全会。巴赫在利马期间反复被问及相关丑闻,对此,他表示,IOC密切关注这一事件,要求巴西籍律师尽快与巴西司法机构取得联系,彻查事件,但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努兹曼参与腐败,他甚至没有被正式起诉。巴赫承诺,如果里约贿选丑闻得到证实,将对其进行制裁。IOC的两个委员会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曝光俄罗斯涉嫌“系统性”使用兴奋剂后,正在处理相关问题,预计今年10月提交调查报告。巴赫表示,他希望尽快有结果,以确定惩罚措施。他再次强调了IOC的反腐决心:“我们制定了对不法行为的预防措施,也将迅速处理、制裁这些行为。我们优先考虑捍卫体育的完整性,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向前发展。”
    洛杉矶办奥运“无风险”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被提名为IOC道德委员会主席。潘基文在2007年至2016年任联合国秘书长,他表示,自己很荣幸能被提名,并对这一职位深怀“谦虚和责任感”。巴赫盛赞潘基文“在公共服务方面以他的正直、责任感和诚实获得了高度认可,同时他也一直是奥林匹克运动的亲密伙伴”。潘基文的提名将在本次全会上进行投票表决。
    本来,对2024年夏季奥运会举办城市的投票表决是本次全会的重中之重,但随着国际奥委会于7月12日宣布巴黎与洛杉矶实现“双赢”,以及洛杉矶在7月31日主动提出承办2028年夏季奥运会,这让这次全会已经不具备任何悬念。“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可以说是历史性的决定。两座城市都是伟大的城市,我们注重的不是一座城市举办奥运会的次数,而是举办奥运会的质量,我们要为全世界的运动员找到最好的赛事举办地。”
巴赫一手促成了这个多方共赢的局面,他认为这个新举措保障了夏季奥运会可以在未来11年内稳定发展。IOC大部分委员对此持赞同意见,因为这将减少组织奥运会的成本,两座城市还可以共享经验。也有委员认为,提前11年确定举办城市过于冒险,但巴赫透露,评估委员会的意见是洛杉矶在11年后举办比赛不存在任何风险。(杨敏)

图片 1

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获赞

东京奥运屡陷丑闻:2016里约奥运会在世界的呐喊和欢庆中落下帷幕,闭幕式上巴赫将奥林匹克会旗交接给东京市长,这也标志这奥运正式进入到东京时间。但日本东京
从2013年申奥成功至今,奥运筹备工作就屡遭尴尬,问题不断:会徽剽窃遭弃、场馆天价设计以及不靠谱的东京市长……

  据悉,东京奥运组委会将于今年9月向IOC提出希望追加的竞技项目和比赛的具体名单,目前棒球、垒球和空手道等项目都被列入了追加的候选名单中。

2016里约奥运会在世界的呐喊和欢庆中落下帷幕,闭幕式上巴赫将奥林匹克会旗交接给东京市长,这也标志这奥运正式进入到东京时间。但日本东京
从2013年申奥成功至今,奥运筹备工作就屡遭尴尬,问题不断:会徽剽窃遭弃、场馆天价设计以及不靠谱的东京市长不仅如此,当东京筹办奥运工作不断深
入,日本社会受到的管制将会越来越多,除了安全和交通问题,更要提前收拾好不想让外国人看到的东西,这无疑是给日本的传统产业最致命的一击

  在里约召开的IOC记者会上,主席巴赫高度评价了东京奥运组委会的筹备工作,他表示组委会通过更换篮球等项目的比赛场馆方式,令预算比当初计划节约了1000亿日元(约52.3亿元人民币)的经费,“充分体现了奥运会(要环保节俭)的改革精神。”

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作为2020年夏奥会的主办城市,东京向世界展示了东京8分钟的表演,展现了日本的文化、动漫和历史等元素。最后时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扮演超级马里奥现身现场无疑是这段高科技表演秀里最亮眼的一幕。

  另外,巴西当地的社会活动家十数人在召开IOC理事会的酒店前举行了示威活动,抗议IOC和里约奥运组委会为了建设高尔夫等项目的会场对环境进行大肆破坏的行为。巴赫主席回到酒店时,甚至被这些示威人群喊“滚回去!”

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名为新国立竞技场,位于东京都新宿区,由伊拉克裔英国设计师扎哈哈迪德设计,根据最初设计方案,新国立竞技场建设成本约为1300亿日元,但在方案确定以后估算的实际成本不断攀升,直至2520亿日元。

此外,日本民众对新国立竞技场的外观设计似乎并不买账,不少人认为它并不能突出体现东京奥运会的特点。面对民众的质疑和不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言表示政府将废弃现有的2020年东京奥运主会场建设方案,制定新的方案,以求节省成本。

令东京奥运遭受挫折的不仅是主会场,还有奥运会徽的抄袭丑闻。图为2015年7月24日公布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会徽设计方案。会徽由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设计,该会徽随后被指与比利时设计师奥利维耶德比为当地一家剧院设计的标志惊人相似。

忍无可忍,设计师于8月14日向当地法庭以著作权受侵害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停止使用2020年东京奥运会会徽,否则(每使用一次这个会徽)便索赔约34万人民币的金额。

争议发生后,日本舆论倾向于撤销这个会徽,但东京奥运组委会一度持拒绝的态度,日本媒体曝原因是若取消这个会徽,涉及数十亿日元的巨额损失。但随后东京奥委会终于扛不住,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通报弃用2020年东京奥运会会徽设计的决定。

弃用奥运会徽,这在历史上实属首次。据日媒爆料,东京奥运的会徽表面上是以公开征集作品的方式选拔,实际上这只是走过场而已,最终当选的这个会徽的
设计者佐野和评选委员会的多位委员都有交情不浅的关系。这其中是否掺杂其他利益关系仍不得而知。图为日本奥组委重新评选出的奥运会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6年5月,欧洲媒体近日纷纷报道东京方面涉嫌为取得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而行贿的消息。法国检方发表声明,前国际田联主席拉米迪亚克之子曾收到东京申奥280万新加坡元(合1331万元人民币)的汇款。

事实上,日本在竞选申奥时就备受质疑。一名瑞士律师(前国际奥组委成员之一)长期调查发现,长野申办1998年冬季奥运会时,曾给国际奥组委成员提供了奢华温泉之旅,头等舱机票、艺妓等。他们更为IOC的主席包下奢侈酒店一个月,每晚消费达2700美元。

对于此次东京奥运贿选的丑闻风波,东京方面承认了曾汇出款项,但否认是行贿,表示那些钱是用于信息收集和分析工作的报酬。这件事如果被坐实将是重大丑闻,不仅打击日本的国家形象,也会给2020年夏季奥运会蒙上阴影。

日本的色情业涉及到日本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历史发展到日常生活,从经济产业到宗教崇拜已经深深的植根于日本人的生活中,奥运会的到来很难真正影响到色情业在日本的现状,到最后也许只能发展成改善一时形象的整风运动。

相关文章